冬时雨

吞腦洞梗和條漫的地方
,草稿流

回到顶部

我的妈啊终于有丢丢点时间可以摸个鱼

吃完饭,泡好茶,一万个催稿的QQ敲了过来,微博不敢开,主博客也不敢发,只能灰溜溜来子博客吐槽一下……
我要死了


一家三口【X】


lof这是出现新型bug了吗。。。。

【叶蓝】没名字 01

猛地发现发错了博客。。就这么发去了主博客。。要死啦,,,

换地方换地方……

#守望先锋PARO

#时间公元2016年,所以这是原作之前发生的故事

#不要较真技术描写与游戏内容,作者是个泥巴局玩家


P1

 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喝着牛奶,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源氏又拿到一个全场最佳,而且是不开大招得到的技术性上榜,秀到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恋了一会儿,再次遗憾,这破游戏竟然没有全场最佳一键分享朋友圈功能。蓝河只能举着手机,隔着屏默默将自己帅气的五杀记录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局又能吹一周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入门级暴雪吹,在围观了暴雪嘉年华上的守望先锋宣传片后,蓝河特别激动,游戏宣传语“世界上需要更多的英雄”,简直是为拥有日式浪漫主义情怀的少年量身打造。
       又到该拯救世界的时候了,中二之魂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公测开启,蓝河随大流入了游戏的典藏版,经过“我在哪”,“我的队友在哪”,“我在打谁”,“谁又在打我”,四大哲学论题反省后,算是正式上手了这款融合moba模式的fps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竞技场分数悠悠爬过四千大关,蓝河换成了快速游戏排列,拧着牛奶杯溜溜哒哒的去厨房洗刷,准备速度匹配模式悠闲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重新坐回电脑前,已经进入英雄选择页面。蓝河毫不犹豫的抢走源氏,在这种不需要补位的情况下,源氏其实是个很好的选择,无论攻方守方,这种刺客型角色都没有太大限制。最重要的是,鱼塘局,得靠自己carry。
        前提是你得是源氏,不是幼儿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蓝河倒不怕,毕竟老源氏,贼稳,拯救世界信手拈来。“开黑吗?我源氏玩的贼溜”。


        66号公路是山路型推车图,作为进攻方蓝河率先冲了出去,从山洞绕后切后排,侦查炮台和堡垒位置。
       就在爬进山洞的一瞬间,蓝河隐约感到不对,赶紧把视角往左转动,接着就发现一只麦克雷,叼着烟岔着长腿痞兮兮的坐在黑暗的夹角。源氏赶紧一个左后跳拉开距离,结果对方半天没站起来,蓝河松了口气,差点条件反射交出E键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命,还能续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家都有无条件送对手回家的竞技使命,蓝河迟疑片刻赶紧反手丢出三连发十字镖,准备一波带走,也就在这个时候麦克雷突然站了起来,结果飞镖没能爆头,射了其他部位,伤血判定不高,正当蓝河准备再补上一发时,对方居然跳了一下打出了“你好”的姿势。
        这下蓝河有点看不懂套路了,但是快速匹配不乏奇怪的玩家,总有各式各样的花式玩法。因为不需要太较真,他也就收手准备看看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[比赛]澄澄沐:小同志,别乱开黑枪,公平游戏。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:……???
        [比赛]澄澄沐:看见残疾人在这坐着还搞袭击,挺不道德的。
        [比赛]流风:哪里来的残疾?
        [比赛]澄澄沐:没看见义肢吗?友好点。
        蓝河看着麦克雷德机械臂,感觉自己居然有种要被说服的错觉,其他路人队友也没发表看法,只见这位麦克雷继续说道:
        [比赛]澄澄沐:不过你比我更身残志坚。
        身残志坚的源氏:……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不想浪费时间,在发现队友已经把车推到了监测点后,一个普攻送走了这个贫嘴。

       [比赛]澄澄沐:友谊呢?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游戏进行的很顺利,由于水平偏高,蓝河的源氏非常活跃,几度进出敌军阵营,浪的同时还能无伤遁走,对手被烦得换出猩猩针对他,奈何收获不大。源氏依旧秀的飞起。
        进入最后一个监测点时,收刀进洞找血包的蓝河终于发觉有点不对,无论如何偷袭开大也就五杀,似乎一直没有看见对面的麦克雷,莫非是换人物了?
        随手Teb查看一下全场人员信息,红方五个大叉之间麦克雷的脑袋贼兮兮的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竟然一直活着?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闹不明白了,这人难道是那种蹲在出身点门外,没事走几步的挂机党?

        算了不管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一口吃下新刷出的大血包,蓝河准备再浪一波,把队友送上高地后卸甲归田,深藏功与名。刚转身,背后突然冒出一句带有浓浓翻译腔味儿的“你好啊”,源氏一个反射二连跳回头,就见敌方麦克雷举着枪叼着烟朝他淡定挥手。
       蓝河暗惊自己居然没注意脚步声,一边与闪光弹杀手拉开距离,琢磨着几发带走麦克雷,再去拯救世界。事与愿违,对方好像能预判他的弹道,总是堪堪避过,来往几次后蓝河有些恼了,跳起一个横斩切过去,麦克雷接过一个翻滚抵了大半伤害。
       边蹦跶还边打字:你这个准头不行啊,要不在去训练场研究研究?
       蓝河气的想一刀反死他,可这人就是不开枪,还话唠的不行,特别烦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还真躲不起,蓝河欲哭无泪。直到游戏结束,无论源氏超级跳到哪里,背后总跟着叼着烟的痞大叔,走到哪,捣蛋到那。源氏一有动作,他就砸闪光弹晕人,也不开枪,蓝河没办法正常输出,只能跟他干耗着。于是在双方都少一人的情况下,蓝方这边梦幻开局,竟然战败收官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普通匹配,但是蓝河好气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忍住砸键盘的冲动,他重新点了加入游戏,这次选的是竞技,心想这样不会遇到奇葩了,结果对战列表一出蓝河就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  这次居然和那个不要脸的人成了队友。
        一个28级的号到底是怎么爬到3900分的?! 蓝河对这个充满小号的世界绝望了。
        天梯强行退队惩罚很重……好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动加入队伍语音,蓝河的耳机里就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哟,这不是刚才的源氏大大吗,求罩。”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不用看左上角的语音标志都知道是谁在开麦,这种语气,这种声线,肯定特别不要脸,根本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其他队员有些崩溃,取了这么一个萌萌哒ID的帐号开麦结果是糙汉子,群众争相表达遗憾,耳机里又是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淡定闭麦选了源氏,已然做好了送分的准备,心态很平和。  


速写【???】

注意TAG,然后

刷卡——

点开,第,二图,开垃圾车

【薛晓】BE三十题(清爽捅刀版)





第十八题  【现在杀了你,我就会变成你一直记恨的人,爱或恨已经不重要了,只要你第一个想到的是我。】 

【斌不会画剑

【所以我们画刀

【30把


一颗缺糖的糰子:

*真不是冲着清明来的(。


BE三十题

 

 

(1)永远得不到的你

薛洋本欲将那人做成凶尸,让他自此堕魔,教他死也不得安宁。怎奈那人魂魄散去,徒留一具失了温的躯壳。

就连唯一的残缺碎魂,他也没能握到最后,只余满腔恨与怨。

 

(2)反目成仇

“薛洋,你真是……太令人恶心了。”

“巧了,晓星尘。你这种人,我也是讨厌得很。”

难得见对方咬牙切齿的模样,薛洋只觉心中溢满不知名的快意,兴奋得快要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。

对,就是这样。

我和你之间,本该如此。

 

(3)终其一生的单恋

薛洋看着安然躺在棺材里的人,点漆似的眸里盛着无边落寞。

“晓星尘,我恨你……”

 

(4)与爱无关

魏无羡问他,你杀便杀了,为什么偏偏要用代表“惩罚”的凌迟之刑?为什么偏偏要用霜华剑而不用降灾?为什么偏偏还要挖掉常萍的眼睛?

薛洋不屑,心道哪来的那么多偏偏?

想那么做,于是就做了。

如此而已,与爱无关。

 

(5)分手

“不知不觉我已在你们二人身边呆了一年有余,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。我在想,或许我该与你们就此别过,继续一人的闯荡。”

“你大可不必如此。你既说我们相处一年有余,大家早已相熟,又何须介怀?更何况,我和阿箐皆不能视物,你留在此于我又何尝不是助益良多?”

“道长这般放心我?”

“有何不放心?”

“既是如此,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,继续叨扰道长了。”

“是你客气了。”

薛洋看着眼前正对他笑的人,眼底的笑意愈发意味深长。

——看,晓星尘,这可是你留的我。日后休要说是我欺你眼盲。

 

(6)报复

“我要把他做成凶尸恶灵,受我驱使!他不是要做高洁之士吗?我就让他杀戮不止,永无宁日!”

——就算是死,也绝不让他死得痛快。

 

(7)七年之痒

“好笑。要是换了其他人大概坟头上都长草了,哪来的七年?”

 

(8)错过一世

他无意苟且,余一缕残魂,此生不入轮回。

他至死执迷,负万千杀孽,此世永堕无间。

 

(9)杀了你

被扭送到金麟台上时,他想,终有一日,他要杀了晓星尘。

被关到地牢且终身不释时,他说,道长你可别忘了我,咱们走着瞧。

得金光善设计放出重见天日时,他笑了,晓星尘你且等着,我马上就来。

重伤濒死倒于草地中时,他又想,我还没亲手杀了晓星尘呢,怕是没有机会了。

从昏迷中醒来发现是何人救了他时,他心道,果真是人生无常,这可就怪不得我了。

……

当他看着晓星尘执剑自裁时,当他发现事态不可控制时,当他惊觉那人再也回不来时,他的眼竟是红了,而他一无所察。

 

(10)一直都是骗局

薛洋伤愈后,对着晓星尘一阵软磨硬泡,晓星尘拿他没法,便让他留了下来。

平日里,薛洋总是没个正经,不是说着俏皮话逗得晓星尘笑,就是逮着阿箐不放再三调侃。

撇开夜猎不提,说他们过得如寻常三口之家那般热闹和睦也不为过。

直至薛洋行迹败露,数年经营的伪装一朝俱毁。

晓星尘对薛洋说,你在骗我。

薛洋笑了,说是啊,我一直在骗你。

日后忆起数年的朝夕相处,可笑可叹,不过骗局一场。

谁骗了谁,谁误了谁,又有谁人知。

 

(11)抱歉,我不认识你

“道长,别来无恙?”

“……我们可曾见过?”

 

(12)无爱亦无恨

晓星尘对薛洋的感觉,其实并不复杂。

若论爱,自是不曾有过。可若说是恨,却也并非如此。

此前,他一直以为,世间之恶可以大善感化,人间之恶可以情义消泯。遇到薛洋后,他方知一切终归是他以为罢了。

他不懂,人心何以险恶至此?他一心为公正,何以万劫不复?薛洋于他,甚于怨魂厉鬼。

较之爱恨,畏字当先。

 

(13)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

生前,他为正,万人爱戴;他为邪,千夫所指。

死后,他行世路,于红尘安养;他入阴曹,于苦海赎孽。

终此一生,遥不可及。

 

(14)从未相遇

晓星尘可曾后悔过招惹于他,薛洋不知。

他只知,他恨不得与晓星尘从未相遇。

然此愿今生已无望,但盼来世成全。

 

(15)无知伤害

你问,常慈安断我一指,即便报复,我何不也断他一指,实在记恨,就两指、十指,乃至一臂?

你又问,常家与我有隙,我灭他满门,为何又要伤及旁人,屠白雪观,弄瞎宋子琛道长的眼?

你最后说,我真是太令人恶心了。

我却道,晓星尘,是你根本不懂我。

 

(16)我们都老了

一切不过枉然。

未老,人已逝。

 

(17)如果当时

薛洋失血过多,再也无力支撑,重重跪倒在地。

左臂断口处的血仍如流水般连连滴落,最初万蚁啃啮的痛楚已渐渐褪去。他的意识如坠冰窟,沉重而朦然,视线也随之模糊。

将死之际,薛洋蓦然想起幼年的事。

车轮如千斤重鼎从他左手的指上逐一碾过,他当场失声痛叫。而常慈安,执着鞭子在一旁笑看。

常慈安……如果不是这个人……如果当时……

这个念头刚刚叫嚣而出,又被生生掐断。

薛洋有气无力地勾起唇角,缓缓闭目。

——可笑,这世间断无回头路。

 

(18)“比起你来说,他更重要”

晓星尘挡下了刺向宋岚的降灾。

 

(19)痴人说梦

义城久未逢雨,今夜却是雷雨交加。

棺盖并没有完全封合,可里头仍是一片漆黑,只窗外的电光一闪而过时,能模糊现出两个挨在一起的身形。

即便是隔着厚实的棺木,薛洋也听到了轰响不止的雷鸣。他睁着眼,一手抚上身边人早已冰冷的面庞,于黑暗中细细描摹那人的五官。指尖从额口处,缓缓移至眉心,然后一路下滑至冰凉的双唇,以指腹轻轻摩挲。

“快了……就快了……”薛洋低声呢喃,“晓星尘,你的魂魄很快就能修复好……”

——你又将能回到我的身边了。

 

(20)玩笑而已

薛洋含着糖,嬉皮笑脸道: “道长,这辈子我就这样跟着你四处云游除魔卫道,可好?”

晓星尘知他说话向来没个正经,当即不作他想,只附和道:“你若愿意,我亦无不可。”

薛洋单手托腮,视线久久逡巡在绷带下的半张脸上。

“道长可是当真?”

“自是不曾。”

薛洋依旧面上带笑,只是眸中冰冷。

“那便好。”

 

(21)梦里的圆满结局

“晓星尘没有死。”

 

(22)厌倦

薛洋看着满面怒气的宋岚,忍不住笑了,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往某个角落瞥去。

他心想,宋道长来得可真是时候,这几日他正愁要如何打破与晓星尘虚伪作态之局……阿箐那个装瞎的小丫头还当我不知道她也在呢……是了,让她看完赶紧告诉晓星尘罢。

哪怕晓星尘对他再好,那份好,也不属于名为薛洋之人。 成天装模作样、假情假意的日子,他受够了,也倦了。

 

(23)粉碎性自尊

薛洋还是输了。

于他,晓星尘是最恼最恨最不喜,只此唯一。

可于晓星尘,他只是天下万千之一,不过尔尔。

 

(24)多余的人

薛洋恶狠狠道:“宋岚,你为何要出现!为何要当这多余之人,做那多余之事!”

宋岚不怒反笑:“薛洋,你怎么不睁大眼仔细看看?”

薛洋一愣,随即看到了站在宋岚背后的晓星尘和阿箐。而他的身后,空无一人。

宋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:“多余之人,究竟是谁?”

……

薛洋猛地睁眼,梦醒,又是一夜无眠。

 

(25)相思相忘

奈何桥边忘川水。忘川忘川,忘却前生情与怨。

薛洋笑着端起一碗孟婆汤给晓星尘。

两人各捧一碗同时喝下,然后薛洋趁那人不注意的间隙吐掉。

 

(26)生离死别

薛洋在晓星尘的衣冠冢前坐了整整一宿。

 

(27)到死都没能说出口的……

“世人皆道你对我恨之入骨,又有何人料想我对你怨有多深。”

 

(28)“请你回头看看我”

尸身虽被劫走,可他的魂却仍留在原地。无人知他在此,亦无人知他竟敢在此。

他看着霜华与锁灵囊被交于宋岚之手,看着宋岚写下“一同星尘,除魔歼邪”。

在宋岚转身离去的那一刻,他好像知晓了什么是“傲雪凌霜”,什么是“明月清风”。

恍惚中,他看到了那人站在宋岚身边,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,末了又把那话咽了回去。

然后眼睁睁的看着,看那人的背影渐行远去。

 

(29)撕毁梦想

从他的手指被车轮碾过,根根断骨痛彻心扉的那一刻起,薛洋心里头的所有天真,不复存在。

 

(30)无爱者

起初,他只是不懂爱。

后来,他失去了懂得的机会。

是以薛洋此人,终其一生,爱无所爱。

 


清明附赠:

你来人间一趟,忘情纵恶,死后亦不入人世轮回。
不知今夕他日,可有谁人为你哭,又有谁人为你超度亡魂。


Fin.


中也聚聚一米八!

卖安利的时候又到了【 。】

摸鱼图组成的退化史……唉……【叹气

私货带的飞起【。】

我猜这是温莉【……

感觉吧,爱德,其实满怕疼2333(特别是细微末节的疼什么的233

【嗯其实牙疼好难受……】

乙女一把【……

我真不知道画的什么

#60分一本胜负

#《德华必有重谢》


#重要!

   ——BGM是《屯儿》

吃我安利吃我安利吃我安利【。】

试试手感

不管哪个版本都好想大声高呼:豆丁酱!!!


CV梗玩的飞起

XD

壮我大IB【不

啦啦啦啦立场颠倒一下

公司职员233

好老好老的图【。】

老的人设都已经忘了

脚本 @花塚津也 ,作画我

A5突发漫画本,16P,822魔都O发~

具体戳开可看第三张hhh

魔都O愿意场取的来微博扣个1?~【这这这

如果真。。走淘宝可以看这里【这里这里这里

丢在FT里那种随便糙的东西你们懂哒【。】

被安利了2篇文,

然后

就这么,下坑了。


【完】

©冬时雨 | Powered by LOFTER